【最智慧家庭教育学院】积极心理学家:如何帮助孩子塑造乐观性格,促进正向成长?

分享

分享到:

    发布于:06月02日 17:39  浏览量:106  来源:点课通

孩子为什么会悲观?为什么乐观的孩子成绩好?美国积极心理学家马丁·塞利格曼提出了“解释风格”,即:你对身边事物的“解释风格”,也就是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,决定了你是一个乐观的人,还是一个悲观的人。这也是后来流行的“成长性思维”的理论基础。

一个悲观者,如果能有意识地把悲观的解释风格转换成乐观的解释风格,即可“治愈”自己的悲观。本文中,马丁·塞利格曼为扭转孩子的悲观提出了建议。

美国心理学会会长,积极心理学之父马丁·塞利格曼写过一本书《活出乐观的自己》,给我印象最为深刻是这样的一个概念:

你对身边事物的“解释风格”,也就是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,决定了你是一个乐观的人,还是一个悲观的人。

不同的解释风格,导致了乐观和悲观的重大区别。

乐观者喜欢把“好事”解释成永久的、泛化的、与自己有关的原因,把“坏事”解释成暂时的、特定的、与外界有关的原因。而悲观者恰恰相反。

比如,悲观者如果数学考砸了,他会解释为:我永远都考不好(永久、泛化),我真笨(自我问题);而一个乐观者则会解释为:这次我的数学没考好(暂时、特定),试卷太难了(外界的问题)。

这也是后来流行的“成长性思维”的理论基础。

一个悲观者,如果能有意识地把悲观的解释风格转换成乐观的解释风格,即可“治愈”自己的悲观。

马丁·塞利格曼也是研究“抑郁症”的大家,对儿童的心理、情绪,尤其越来越普遍的抑郁症,特别关注。他有一个重要的观点:

孩子的解释风格一般在8岁之前形成,一旦形成,就不容易改变。

这也就是说:孩子会成为一个悲观的人,还是乐观的人,早期的教育与环境,非常重要。

看来,塑造孩子乐观的性格,也有“黄金期”啊!

今天,就来和大家分享这本书中的一些章节,让我们来看看:

孩子为什么会悲观?为什么乐观的孩子成绩好?以及为什么父母离婚会让孩子悲观?

以下文字节选自《活出乐观的自己》:

一、孩子为什么会悲观?

解释风格对成人的生活影响非常大,它可以引发抑郁,也可以使人在悲剧发生后立刻振作起来;它可以让人对生活失去兴趣,也可以使人充分享受人生;它可以阻止一个人实现他的目标,也可以使人超越他的目标。

解释风格是在童年期形成的,那个时候所发展出来的悲观或乐观态度是基础性的,新的挫折或胜利经过它的过滤,最后变成一个牢固的思维习惯。

如果你的孩子已经超过7岁,他可能已经发展出一种解释风格了,而这种风格正在定型中。

孩子8岁时,解释风格就基本定型了。对这个世界就已经有了一种乐观或悲观的看法,而你又知道这种看法对他的前途、健康和成功是非常重要的,你肯定想知道他的看法是怎么来的,有没有方法可以改变它。

1.妈妈怎么做,孩子就会怎么学

孩子解释风格的来源有三种不同的观点,第一种观点认为它与孩子的母亲有关。

下面看看西维亚在她8岁的女儿玛乔莉面前的反应。她们母女正要进入停车场中的车子里。

在听她们的对话时,请特别留意西维亚的解释风格。

玛乔莉:妈妈,我这边的车门被人撞凹了一块。

西维亚:该死!你爸爸会杀了我的!

玛乔莉:爸爸叫你把新车停得离别人远一点的。

西维亚:该死!这种倒霉事总是发生在我身上。我真懒,不想抱着大包小包地横穿整个停车场,我总想少走几步路。我真是笨死了。

西维亚把自己痛骂了一顿,她的女儿在旁边一字不落地都听了进去。不只是骂的内容,就连骂的方式都是不好的。

玛乔莉听到妈妈闯祸了,妈妈很笨、很懒,一直都有坏运。这已经够糟了,但西维亚说话的方式比内容更有害。

玛乔莉听到的是对这件坏事的四种解释:

①“这种倒霉事总是发生在我身上。”这是永久性的解释,西维亚用了“总是”。

西维亚的解释也是普遍性的,“这种倒霉事”,而不是“被撞”这件事,西维亚没有将这件事界定在一个范围内。

她的解释也有人格化的特点,“发生在我身上”,不是发生在任何人身上。西维亚把自己作为一个受害者挑了出来。

②“我真懒。”懒是永久性的人格特质。懒在很多情况下是有害的,所以是普遍性的解释,而且西维亚把它人格化了。

③“我总想少走几步路。”是人格化的、永久性的解释,不过它没有普遍性。

④“我真是笨死了。”——永久性、普遍性,以及人格化的解释。

玛乔莉听到她母亲对一个坏事件的四种非常悲观的解释,她学会了用这种风格来看待世界。

每一天,玛乔莉都听到她母亲对发生的事情以永久性、普遍性以及人格化的方式进行分析。

玛乔莉跟着一个对她最有影响力的人学习对事件的解释风格:坏事是永久的,会伤害到每一件事,而且都是自己的错。

小孩非常注意父母的言行,尤其是母亲对情绪化事件的解释。

小孩会问很多“为什么”。这是因为他们要得到对周边发生的事情,尤其是社会生活的解释。

一旦父母变得不耐烦,不再回答孩子永无止尽的为什么时,孩子就从别的地方去寻找答案。

绝大多数情况下,他们会仔细聆听大人对某一件事的解释,而在我们平常的说话中,大约每分钟都有一次解释,只是自己不自觉而已。

你的孩子对这种解释会一字不落地听进去,特别是对不好的事情的解释。

他们不但听,而且还会注意到这些解释是永久性还是暂时性的,是特定的还是普遍的,是你的错还是别人的错。

我们给100个儿童以及他们的父母做了解释风格测验。母亲的乐观程度跟孩子的极为相似,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。

我们很吃惊地发现孩子的解释形态跟父亲的不相似,母亲的跟父亲的也不相似,这表明孩子主要学习了母亲对因果关系的解释风格。

2.老师和父母的批评,会影响孩子的思考模式

当你的孩子做错事时,你会对他说什么?他的老师又对他说什么?

注意,孩子不只听对他们说什么,还包括怎么说。

这点在批评上尤其重要,孩子相信这些人的批评,并用它形成自己的解释风格。

世界知名的发展心理学家德威克(Carol Dweck)的研究显示了乐观是如何发展的,或许它可以告诉我们女性在童年时发生了什么事,使得她们比男性更容易得抑郁症。

卡罗尔·德威克博士

让我们来看一下一个小学三年级的教室。

当你和教室里的小朋友彼此非常熟悉了,你发现的第一件事就是男孩子和女孩子的举止是完全不同的。

女孩子安静地坐着,手放在膝盖上,注意听老师讲话。她们的吵闹也只是悄声耳语或窃笑,基本上她们都很守纪律。

男孩子就不太一样了,他们就算勉强安静地坐着也忍不住要扭来扭去,更何况他们很少能安静地坐着。他们看起来不注意听讲,也不像女孩那样守纪律。他们大声喊叫,互相追逐。

全班安静下来,进行测验。老师对考试不及格的同学怎么说?

如果是男孩考试不及格,老师一般会说:

“你上课不注意听讲”,

“你不努力”,

“我在教这些题目时,你东张西望,和其他同学说话”。

这些解释是什么性质的呢?它们是暂时的、特定的、非普遍的,因为你可以改变它们。

德威克的研究显示,女孩听到的是非常不同的批评。因为她们上课时看起来很注意听讲,老师不能以这些理由来批评她们。

老师一般的说法会是:

“你的数学不好”,

“你交来的作业总是写得乱七八糟”,

“你从来不验算”。

大部分暂时性的原因,如不注意听讲、不努力都被剔除掉了,而留下的都是永久性、普遍性的批评。

德威克给四年级的女生出了一道无解的难题,然后检验她们对失败的解释。

“你为什么没有得出答案呢?”实验者问道。

女孩们的回答是“我不擅长字谜游戏”,或“我想我不够聪明”。但做同样实验的男孩却回答 “我没很专心地去做”,“我没尽全力”,“谁在乎这个烂字谜游戏”。

在这个实验里,女孩对失败的解释是永久性和普遍性的,而男孩的解释风格则是比较有希望的——暂时的、特定的,可以改变的。

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,大人对小孩的批评如何影响了孩子的解释风格。

3.童年遭遇的危机,会影响孩子对未来的判断

1981年在德国海德堡,我听到著名的社会学家艾尔德(Glen Elder)有关孩子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成长的研究报告。

在美国经济大萧条之前,一些有远见的科学家开始了一个有关儿童成长的研究。

这个研究持续了60年,被试是美国加州伯克利和奥克兰的儿童,目前他们都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。

他们接受了详细的测试和面谈,以了解他们心理的优势与不足。

这是一个人生发展的研究,它不但包括这些儿童,还包括他们的孩子,现在他们的孙子也参与了这项研究。

艾尔德谈到了什么样的人安然无事地度过了经济大萧条,什么样的人从此一蹶不振。

他谈到,一些中产阶级的女孩虽在童年遭受了家庭失去财富的打击,但在中年早期就基本上从心理的创伤中恢复过来了,而且进入老年期时心理和生理都很健康。

和中产阶级的女孩一样,较低阶层的女孩在20世纪30年代也很遭遇了贫困,但她们一直没能再站起来。

到了中年晚期,她们崩溃了。她们的晚年是凄凉的,生理和心理都不健康。

艾尔德推测原因如下:

我认为那些晚年过得很好的女人,从她们童年期的经济大萧条中学到,厄运是可以克服的。毕竟大多数她们的家庭在20世纪30年代末和40年代初就恢复了经济地位,这让她们学到了乐观,塑造了她们对不幸事件的暂时的、特定的和外在的解释风格。

相反,绝大多数低阶层女孩的家庭没有从经济大萧条中恢复过来。她们在大萧条之前就比较穷,之后仍然是穷的,她们学会的是悲观。

她们的解释风格是绝望的,当她们的朋友去世时,她们想‘我再也交不到朋友了’。这种在童年期学会的悲观,影响了她们对每一个新危机的看法,瓦解了她们的健康、她们的成就以及她们的幸福感。

安然度过经济大萧条的女孩相信厄运是可以克服的,是暂时的。那些被经济大萧条击倒,一蹶不振的女孩则认为厄运是命中注定,逃不掉的。

所以我们童年期的危机就像是做饼干的模型,把我们塑造成以后的那个样子,我们用童年的解释风格来解释新的危机。

塞利格曼的乐观箴言:

孩子8岁时,乐观或悲观的解释风格就基本定型了。

孩子的解释风格会受到三种因素的影响:

① 孩子每天从父母身上学到各种事件的因果分析,尤其是妈妈的。如果你是乐观的,孩子也会是乐观的。

②孩子听到的批评方式也会影响他的解释风格,如果这些批评是永久的、普遍的、内在的,那么他对自己的看法就会转向悲观。

③孩子早期生活经验中的生离死别和巨大变故。如果这些事件好转了,他会比较乐观;如果这个变故是永久的和普遍的,那么绝望的种子将深埋在孩子的心中。

二、乐观的孩子成绩更好

让我们先回溯一下基本的理论。当我们失败时,我们都会有一阵子觉得无助或抑郁。我们不会像以前那样主动去做一些事,即使勉强做了,可能也不会持久。

乐观的人能够很快从这个短暂的无助状态中恢复过来。对他们来说,失败仅是个挑战,是走向胜利的道路上的一些障碍。他们把挫折看成是暂时的、特定的。

悲观的人沉溺在失败中,因为他们把失败看成是永久的、普遍的。他们变得很抑郁,而且停留在无助中。

一点小挫折在他们看来就是大失败,而一处失败就认为会满盘皆输,自己先竖白旗投降了。他们可能要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后才能恢复,而且再有一点挫折,他们又会进入无助的深渊里。

这个理论很明白地预测说,在教室中、在运动场上,聪明的不一定就是成功的。成功属于足够聪明又乐观的人。

1.悲观的解释风格,会让坏成绩变成习惯

这个预测正确吗?当你的孩子在学校表现不好时,老师或家长很容易作出错误的判断,认为这个孩子不够聪明,甚至是愚笨的。

你的孩子可能变得抑郁,而这种状态会让他不去尽力,不去坚持,使他不敢冒险达到他潜能的上限。

更糟的是,如果你认为愚笨或是不够聪明是他成绩不好的原因的话,你的孩子会把你的想法纳入他对自己的看法中去,他的解释会越变越糟,而他的坏成绩慢慢就变成了习惯。